电话:010-56077433
关闭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职场资讯 > 院校风采

华东师范大学国际汉语文化学院院长朱国华:与美丽的汉语同行

来源:国际中文教育人才网官网 对外汉语教师招聘 时间:2021-08-16 作者:国际中文教育人才网官网 对外汉语教师招聘 浏览量:

网址版左右网站_meitu_3.jpg


各位同学:


下午好!


又到了临别赠言的时刻。首先祝贺大家顺利完成学业,赢得人生又一次高光时刻。很抱歉,我不善辞令,讲不出曼妙华彩的诗意文句;人也日渐衰朽陈腐,不熟悉年轻人的新潮话语,没有共情能力,只能讲些冬烘道理。这些道理对同学诸君不知道是否空洞,不过对我来说,都还是真切的体会。


诸君无论是我们本土学生,还是国际留学生,在这里学习的都是对外汉语教学。我觉得各位是幸运的。我这里主要不是说,华东师大国际汉语文化学院是中国最早的对外汉语教学单位之一,我们的教学科研能力在国内居于前列;我更想说的是,能学习一种美丽的语言,并可能在未来向其他民族教授这种语言,是幸运的。我这里首先想讲的,是汉语的美。


语言学家赵元任曾经列举过汉语八大特点,他提到的第一点就是简单和美。简单,是指汉语大多数词素是单音节,语法上也缺乏形态变化。美,是指汉语不仅仅有四声声调,而且有语调。他很形象地指出:“字调加在语调的起伏上面,很像海浪上的微波,结果形成的模式是两种音高运动的代数和。”赵元任说的汉语之美,主要是指汉语的音乐美:即便是根据平仄规则编写的一段汉语菜谱,朗读起来,也能产生诗歌的效果。但汉语的所谓简单,其实具有更强的美学意义。试看华兹华斯的诗句:“I wandered lonely as a cloud.”同样的意思,李白的句子是“浮云游子意”,是不是就显得更加自由洒脱?我们还可以像诗人叶维廉那样发问:英语世界的人,该如何理解“云山”?是clouded mountain(云盖的山)?还是cloud like mountains(像云的山),或者是mountains in the clouds(在云中的山)?实际上,“云山”一词包含了“云”与“山”的多重关系,因此兼容了三种情况。我们还可以考虑一下,马致远著名的《秋思》中的诗句该如何翻译:“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,古道西风瘦马。”我们不知道有几株枯藤,有几只昏鸦,不知道老树是否在小桥边,也不知道瘦马是否在饮水。我们缺乏适当的单数复数、介词精准地描绘这幅图画,我们也不知道它是过去或现在发生的事实,或是诗人的想象图,因为这里没有表示时态的动词。从科学分析、逻辑演绎的角度来看,这首散曲的叙事是模糊不清的,但从文学的观点来看,这恰恰证明了少少许胜过多多许的诗学法则,因为它帮助我们回到理性发生认知作用之前的状态,叶维廉称之为指义前的状态,也就是还来不及分辨时间、空间和因果关系的刹那间的混沌状态。它保留了人类经验的完整性。


维特根斯坦说,想象一种语言,就意味着想象一种生活形式。我们的汉语如果是美的,那么,汉语所建构的文化当然也应该是美的,这样的美,首先是通过对外物的谦抑自守的态度来实现的。我们的哲学是美的,老子讲无为而自化,庄子讲乘物以游心,都强调天人合一,赞扬万物平等的观物态度;孔子的生活理想,不过是“浴乎沂,风乎舞雩,咏而归”;我们的宗教是美的,这不是说,“天下名山僧占多”,而是指坐忘心斋、澡雪精神的那种体验。川端康成是这样描述坐禅经验的:“禅宗不崇拜偶像。禅寺里虽也供佛像,但在修行场、参禅的禅堂,没有佛像、佛画,也没有备经文,只是瞑目,长时间静默,纹丝不动地坐着。然后,进入无思无念的境界。灭我为无。这种‘无’,不是西方的虚无,相反,是万有自在的空,是无边无涯无尽藏的心灵宇宙”;我们的日常生活,我们的琴棋书画和金石玩好,我们的茶艺和花道,我们的造园、烹饪甚至武术,都是美的,因为我们虽然不乏玩赏的高致,但更重要的是遵循着自然之理,避免盲目的主观意志的粗暴入侵。从主流的角度来看,中国的文化是尚柔的,当然,柔中有刚,温而能厉。这样的汉语文化也许本身就具有一种化解戾气的力量。在春秋时代,外交官们要引用《诗经》委婉优雅地表达政见,避免粗野骄横的暴力语言;在南北朝时代,选派的外交官往往是一流文人,每次使节交聘都能成为两国文化实力的展示和竞争,而使节的才华风度往往能让他国君主所倾倒。孔子说:“远人不服,则修文德以来之。”这才是中国古已有之的文化自信。


各位同学,作为文化交流的可能的未来使者,你们应该学习和领悟中国文化的精华,你们应该熏陶其中,并且现身说法地告诉异邦的人,汉语文化是地球村共有的精神财富,值得人们观摩、欣赏、学习、借鉴,甚至涵泳其间。当然,我这里丝毫无意说,汉语是世界上最好的、唯一值得掌握的语言。我反对任何形式的语言帝国主义。哲学家牟宗三认为,人作为有限的存在,总是通过某种特殊的通孔来认识世界的。通孔当然是一种限制,但是人的精神恰恰通过这个限制才得以表现。我们可以说,汉语民族可以通过汉语这个通孔来认识世界,同样,英语民族也通过英语来展示心灵。同学们那!请告诉异邦的人,如果我们既能够掌握英语又能掌握汉语,如果能够服膺于休谟严密的逻辑同时,还能醉心于王羲之的冲淡玄远,那我们就赢了两次。


同学诸君,你们作为汉语的学习者、守护者和传播者,即将告别丽娃河,踏上征途。前程漫漫,道阻且长。你们任重而道远。作为国汉院院长,我希望你们,不仅将汉语教学视为啖饭之道,而且也在这样的职业生涯中感到幸运、光荣和骄傲。去吧,孩子们!请原谅我冗长的叮咛,请收下我美好的祝福,最后,请将汉语的美名传遍四方!


(本文节选自华东师范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国际汉语文化学院院长朱国华先生6月16日在2021届毕业典礼上的致辞。朱国华,世界汉语教学学会教师发展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,文艺理论专家,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原系主任。)


默认文件1584937006989.png




微信扫一扫分享资讯
分享到:
热门话题
推荐文章
客服服务热线
010-56077433
北京时间 工作日09:00-18:00
微信公众号
手机浏览

© 2008-203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鹤鸣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45712号-4

地址:北京市朝外SOHO EMAIL:info@jiaohanyu.com

人力资源证: 1101052020076

Powered by PHPYun.

用微信扫一扫